纸玫瑰

推荐阅读:[红楼同人] 红楼之小姑威武[网王同人] 立海修罗[HP同人] 黑魔王的小白[HP同人] 重叠末世江湖行[综] 巫师[洛基同人] 斯堪的纳维亚[柯南/DC同人] 哥谭人米花生存RPG[咒术回战] 咒术高专特聘心理教师邪神红云传

    Final  week的最后一天,应绒考完最后一场电影文学史,走出教室。
    大部分人都已经考完试开始放寒假了,校园里空空落落,冷清得很。
    下午四点左右,阳光很淡,乌云笼罩,眼看着要落雨。
    应绒推开食堂大门,排队买了两杯拿铁,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等方雨浓,低头玩手机。
    Final结束了,朋友圈里很热闹,有人的定位已经变成了纽约、芝加哥、夏威夷,配字逃离LA。
    其中包括黎思思。
    定位在挪威,发了追极光的九宫格,以及一张和许文峰的情侣合照。
    应绒给她点了个赞,紧跟着就刷到许文峰的朋友圈,同样的文案和同样的九宫格。
    应绒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加他的微信了,应该是黎思思推的,说以后有机会一起玩。虽然她心里知道没什么机会。
    想到这里,思绪不由自主地发散,陆雪河寒假会去哪里玩?还是回国陪家人?
    自从滑雪回来,整整十叁天了,他们没有联系过。
    准确地说,应绒单方面联系过他,给他发过微信。
    就在前天晚上,她拿陆雪河的卡,交了剩余所有学分的学费,刷掉了将近6万刀。
    或许是心虚,或许是怕他误会自己在购物,刷完之后,应绒给他发微信,拍了recipe,告诉他自己用这笔钱交了学费,又问他需不需要把卡还回去。
    理所当然地石沉大海。没有回复。
    燃眉之急解决了,至少她能够安安稳稳读到毕业,可心口还是很堵,分不清缘由。
    方雨浓评价她有病,既能睡到陆雪河,又有钱拿,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多少人求都求不来,搞不懂她在心烦什么。
    发了会儿呆,应绒手指继续下滑,竟然刷出了陆雪河的朋友圈。有点不真实。
    叁十五分钟之前,发了一张照片。
    背景是小课教室,他跟几个不同国籍的男生坐在一起,穿着姜黄色连帽卫衣,怀里抱着一只很可爱的马尔济斯犬,没看镜头。
    配字是:今天组员带Monica来pre了。
    底下是许文峰的回复,意有所指地调侃:你自己不是也有狗吗?
    旁边恰好有人端着咖啡路过,手肘蹭到她肩膀,应绒一不小心给他的朋友圈点了个赞,连忙取消。
    没几分钟,方雨浓风风火火地推开门走进来,满脸都写着心如死灰,一坐下就抱怨:“我真服了,Felix这老头肯定跟我有仇,辛辛苦苦熬了叁个通宵,会的全都不考。”
    应绒把另一杯拿铁递过去,安慰道:“能过就行。”
    “我找大神同学对了一下,应该能拿个C,就是GPA得往下拉,”方雨浓愁不过叁秒,又开始撺掇她,“对了,我前几天跟你说的出去玩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应绒叹气:“你跟盛泽甜甜蜜蜜双人约会,我跟着算怎么回事。”
    “你在朋友圈征个旅游搭子就是了,或者我帮你找,肯定大把男的抢着排队。”
    “算了,我都不认识人家,一起出去玩也太尴尬了。”
    方雨浓揶揄:“你跟陆雪河出去滑雪的时候难道跟他很熟吗?”
    “……那不一样。”
    “确实不一样,毕竟信用卡随随便便都能给,”方雨浓说到这里,不禁羡慕,“要不我们过几天去逛街吧,你不是很想买一只le  boy吗?卡都有了,不刷白不刷。”
    应绒摇摇头:“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方雨浓摸了摸自己的金属耳环,语重心长地劝她,“亲爱的,对于普通的男人,你刷他的卡,他就算嘴上不说,也肯定会心疼。但是对于陆雪河这种人,我估计你就算是把卡刷爆他也没反应,所以你大胆去刷就是了。”
    话虽如此,应绒仍然没动那张卡。
    不是不想买漂亮的、昂贵的、满足虚荣心的衣服包包鞋子,而是心底还藏着某些说不出口的期待。
    那份期待于她而言的诱惑,远胜过这张卡。
    一周之后,是盛泽的生日。
    方雨浓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给他准备生日礼物,一条爱马仕的经典H扣皮带,为此省吃俭用,眼霜用完了都没补货。
    他们约在Chinatown平时经常去的那家火锅店,方雨浓依旧精心打扮,皮草外套,牛仔套裙,以及一双高跟过膝靴,连口红和眼影的颜色都是特意搭配的。
    留学生都放假了,Chinatown比平时热闹得多,火锅店门口排起等位的长队,应绒百无聊赖地拿餐巾纸折玫瑰,趁着盛泽他们出去买鲜芋仙,扭头问方雨浓:“你俩都这样了,还是纯友谊吗?”
    方雨浓勉为其难道:“他要是今晚跟我表白的话,看在他是寿星的份儿上,我说不定会答应。”
    晚上七八点,人来人往,其中不乏熟面孔,比如Kiki和她的新男友。
    随意打了声招呼,等人走远,方雨浓才跟她吐槽:“陆雪河傍不上,找了个土大款,啧,长这么丑,倒贴我钱我都睡不下去。”
    而应绒的关注点是:“怎么感觉Kiki跟上次见面不太一样了?”
    “整了呗,估计还没过恢复期。”
    “没整之前更好看一点。”
    “只能说她整商不行,”方雨浓一口咬定,“只要整商在线,肯砸钱,绝对比原装的好看。”
    正在八卦,耳边倏然风声呼啸,对街的方向,一辆火红的LaFerrari追风逐电般远远驶来,极其丝滑地停进马路对面的咪表停车位。
    车门从顶部向下滑开,形状类似蝴蝶,招摇、惹眼。
    几秒过后,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孩从驾驶座下来,靠着车身,操作机器缴费。
    黑色皮衣夹克,牛仔裤,两条长腿随意地交迭着,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站在霓虹闪烁的街头,是风景本身。
    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应绒盯着他,莫名恍惚,许久才记起来,他们已经断联超过二十天了。
    哪怕是情侣之间,通常一周不联系就是默认分手,更何况他们。
    周围开始窃窃私语,不少人都认出了他,方雨浓不禁感慨:“别的不说,陆雪河是真的帅,再加上那股谁都看不上的劲儿,就算没钱我也愿意跟他睡。”
    应绒竟然说不出话来。
    交完停车费,他也没急着走,低头接了个电话。
    聊了几句,电话挂断,一对衣着靓丽的年轻男女快步朝他走去,态度熟稔,应该是朋友。
    几个人边聊边走,有说有笑,细碎的光影在他侧脸跳跃着,绚丽、冷淡、傲慢,熟悉又陌生。
    眼看着他们远远走来,应绒竟然有点想躲,转瞬又想,没什么好躲的,陆雪河说不定已经连她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聊天声钻进耳畔。
    那个女生似乎也是香港人,他们说的是粤语。
    距离逐步缩短,熟悉的香水味飘过来,记忆自动开启,应绒眼前电影跳帧似的闪过许多破碎画面,提示她,他们是怎么接吻,拥抱,做爱的。
    女生不知说到什么话题,陆雪河咬着棒棒糖,口吻慵懒:“我又唔钟意佢。”
    时间被拉长,每一秒钟都清晰计算,应绒觉得很难捱,即使只是一场偶遇。
    冷风席卷,她手里攥了半天的纸玫瑰被吹走,慢悠悠落在地上。
    应绒没心思理会,心不在焉地继续跟方雨浓说话,尽量装得自然,连头都不敢偏一下。
    然而,擦肩而过之际,陆雪河停下脚步,旁若无人地捡起了那朵纸玫瑰。
    没有还给她,也没有看她,继续向前走了。

本文网址:https://www.jizai19.com/book/79637/205084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jizai19.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