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伤心

推荐阅读:[红楼同人] 红楼之小姑威武[网王同人] 立海修罗[HP同人] 黑魔王的小白[HP同人] 重叠末世江湖行[综] 巫师[洛基同人] 斯堪的纳维亚[柯南/DC同人] 哥谭人米花生存RPG[咒术回战] 咒术高专特聘心理教师邪神红云传

    如果方倾辞的性格再张扬一些,一定会惊叫出声。
    今天的课只有上午两节,后面两节课的时间辅导员通知了要开班会,应该是要选班委的,她全给睡过去了,下午也没课,补救的机会都没有。
    她有点慌,攥着手机确认了一下后面几天的课。
    完了完了,上大学第一天的课就迟到。她闭着眼睛一阵绝望,心如死灰。
    方倾辞紧张兮兮地把后面几天的闹钟都给提前定好,绝不能再睡过头。
    又像个老太太一样扶着墙壁往房间门口走,走了几步路,路过自己房间的落地镜时,惊恐地瞪大了眼。
    等等!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吻痕啊!
    迷迷糊糊想起昨晚在浴室时男人对她是又啃又咬,她掀起上衣看了一眼,尽管没脱内衣都看得见溢出胸衣遮盖范围的青紫痕迹,更别说大腿内侧和那个地方。
    “……”
    这她还怎么敢下楼!
    磨蹭着打开房间门,在走廊上往楼下餐厅那边看了一眼。
    果然不止小舅舅一个人在楼下,那个年轻的女管家也在,旁边还有两个阿姨,一个在打扫卫生,一个是做饭的阿姨。
    年轻的女管家今年才不到三十岁,在这里待了七年,好像还是个研究生?反正方倾辞记得她跟爸爸方林说起以后想考研的时候方林简单提过一嘴,说过这个管家挺厉害的,以后这方面有需求可以去问她。
    这会儿程章正在和女管家说话,不知道说了什么,管家往楼上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偷窥的方倾辞,方倾辞一僵,正准备往回躲,又因为腿实在是很酸,一时没使上劲,闪了一下,没撤回来。
    女管家却只是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视线都没停留一下就转开了,不一会儿又低下头对着程章点了点头。
    方倾辞回到房间以后,理了理有点乱的思绪。
    现在的情况是,章云珠是她的继母,然后她不仅对自己继母的弟弟心存觊觎,还在昨天跟自己继母的弟弟睡了。
    方倾辞心里比发现自己被动逃课了更慌,拿过一面手持镜子看了看自己满身的痕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方林。
    父亲和母亲分开十几年了,和章云珠也在一起十年多了,方倾辞的亲生母亲江辞从来都不让方林去看方倾辞,不仅如此,她几乎不让任何人在除了上学的时间里去见方倾辞,有邻居问、有同学找,她一概回答说方倾辞不爱出门。如果不是那场大火,方倾辞估计现在还在南城那个黑漆漆的房间里待着,怎么可能在这里和这个没见过几面的舅舅发生关系。
    她还在胡思乱想,房间门忽然被敲响了。
    “方小姐,我是赵管家。”
    “怎么了?”她没有第一时间去开门,攥着镜子有点紧张地问。
    镜子里,她的脖子上全是遮都遮不住的痕迹,这怎么敢让别人看见。
    “我可以进来吗?”赵管家可没管她心里的小九九,又问。
    “啊?可...可以。”方倾辞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这个从来拒绝不了被人的要求的性格了。
    赵管家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方倾辞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个蚕蛹,只露了一个小脑袋出来。
    赵管家开门见山:“方小姐尽管放心,你和程先生的事情我不会说给任何人听,我是上来给你送吃的,程先生说你昨晚累坏了,应该不方便下楼,还说他早上就已经帮你请好假了,你不用担心学校那边,对了,这里还有一支药膏,如果有需要的话。”
    方倾辞这才发现赵管家手里端了个托盘。上面放着热腾腾的粥还有小菜,边上竖着一支药膏。
    赵管家把手里的托盘放在她的床头柜上,十分关心地拿起那支药膏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方倾辞急忙脸红着拒绝。
    “那方小姐先起来吃饭吧,有事就叫我,房间门口灯的开关旁边那个按钮就可以直接呼叫到我们,有什么需求都可以按那个键之后告诉我们。”
    “好。”方倾辞还是埋在被子里点头,脸上的红晕也没有褪下去,她觉得赵管家还挺温柔,长得也挺漂亮的。
    赵管家也点了点头,看着她。
    “……”
    “……”
    房间里安静了半晌。
    “赵管家...还有什么事吗?”方倾辞弱弱地问。
    赵管家显得有些欲言又止。
    “你……你也是被他强迫的吗?”
    “?”
    “程章,就是你喊舅舅那个。你也是被他强迫的吗?”赵管家的表情已经有些怜悯。
    “强迫?什么强迫?我……我没有啊……”虽然讲出来有点难为情,但她确实是自愿的。
    “算了。”赵管家叹了一口气:“你记得起来喝粥。”
    “哦哦好!”
    赵管家走了,方倾辞磨磨蹭蹭从被子里出来,看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粥,表情有点呆呆的。
    端起来喝了两口,就有咸咸的眼泪啪嗒啪嗒滴进碗里。
    方倾辞本来以为,像她这样的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按理来说应该是很坚强、从不会掉眼泪的。
    但她不是。
    她经常感到受伤,会觉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会因为别人的一句无心的吐槽缩在被窝里暗自掉泪,明明是自己主动去讨好别人,但又时常会觉得委屈;明明知道自己妈妈对自己是什么样,却常常会感到失望;明明昨晚就想好了就当是和一个帅哥发生了一夜情,还是会因为他的温柔生出不该有的期待。每当这种时候,只要是一个人独处她就会忍不住掉眼泪,越想越伤心,越哭越难过,直到最后把自己哭到睡着。
    方倾辞不喜欢自己这么脆弱的样子,可她实在是太敏感,太容易掉眼泪,太会胡思乱想,还总是把事情往很坏的方面想。
    赵管家的话,她就联想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程章是27岁的一个成年男性,条件还那么优秀,昨晚怎么会是第一次?以后又怎么会在她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女孩的身上停留?只是……只是这么快就知道了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她刚升起的希冀被一盆冷水浇灭,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早有预料的事情那么伤心,总之眼泪就是止都止不住。
    一碗粥就这么喝完了,喝完之后她眼圈都是红的,明明昨晚就饿了,喝的粥却好像没尝出来什么味道。
    方倾辞拿起那管药膏躺在床上,她看着手里的药膏,又开始有点鼻酸。
    看着药膏的使用说明,她又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处女这件事,想到舅舅浑身上下都写着自己是浪荡混子的样子,她既觉得羞耻又有点后悔。
    真是糊涂,为色所迷,就这样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送给了一个或许夺走了很多人第一次的人。
    想到他对自己流露出来的温柔,她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出来。

本文网址:https://www.jizai19.com/book/80070/205083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jizai19.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