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哄她

推荐阅读:王女殿下又被推倒啦!(百合FUTA)青梅和别人谈恋爱后(gl)缱绻温温(高H 剧情)【五梦】背这五条,悟透睡了男友的双胞胎弟弟怎么办(校园)郡主手札快穿之日液浇灌女性瘾者 (恋与深空)一梦到江州群狼环伺[NP]

    程章吃完饭上来的时候,小姑娘还是这副样子,窝在床上,抽抽嗒嗒,手里还捏着那支药膏。
    “怎么了?”
    他直接推门进入她的房间,方倾辞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这会儿男人已经坐到床边开始抱她。
    方倾辞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怔怔看他,眼睛都肿了一点。
    “怎么了?还难受?药涂了吗?”程章耐心问她,还是强硬将人捞到了自己怀里。
    他踢掉拖鞋,背靠在床头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里。
    背靠着他温暖的胸膛,方倾辞感觉自己廉价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不出来了,心里对自己好哄的程度有点无语,嘴上还是很诚实地开口:“不开心……”
    程章将小姑娘哭得乱七八糟的头发顺了顺,又把她的小脸蛋掰过来,离她很近,眼睛里带着十分认真地问她:“为什么不开心?”
    本来已经流不出来的眼泪不知道怎么又钻出眼眶,她就那么当着他的面哭唧唧,眼泪跟断了线的小珍珠一样,流到他托着她下巴的那只手上。
    程章不知道自己去吃了个饭的功夫小姑娘怎么就伤心成这样了,干脆将她整个打横抱着转了个身,让人坐在自己身上,有些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脸蛋:“怎么哭成这样?跟舅舅说说,谁欺负你了?”
    方倾辞情绪有点绷不住,也受不了他这个温柔的样子,抓着他的衣角哽咽着说出了心里话:“你……你欺负我。”
    她说话都带着忍不住的哭腔,被她这样红着眼睛控诉,程章感觉自己像是触犯了天条。
    不对,他确实是触犯了天条,把自己的小外甥女给睡了,这要是有天条,他已经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心里是这么想,话说出来却没有一点反省的意味:“我怎么欺负你了?”
    他格外温柔,方倾辞却觉得他真是好会骗人,让她生起不该有的希望,可是就是忍不住跟他又撒起娇来:“舅舅……”
    她只是眼泪汪汪地喊他,又不说别的,程章也就只是回应她一个嗯,摩挲着她的脸颊给她擦眼泪。
    方倾辞看着他那张帅气的脸,也说不出什么狠话,贪恋他的温暖,干脆把脑袋埋进他的胸膛。
    他也不说话,就顺势抱住她,乐得享受她的依赖。
    “你跟赵管家……也睡过吗?”
    她的声音从他的胸口传来,闷闷的,说话间的呼吸还让他的胸口有点热,他想看她,小姑娘紧紧贴在他胸口,原来是又哭了,眼泪洇湿了他胸口的衣料,也传来热意。
    “赵管家...说……她问我……是不是也是被你强迫……的……”她把整张脸都狠狠埋进他胸口,哭得一抽一抽,还是忍不住想说出口,只是哭得太厉害,说出来的话都被抽噎堵得不连贯:“你……你是不是……睡过很多……很多人?”。
    人在情绪崩溃时大哭着说出来的话大部分都是真心话。程章是真的感受到了她的难过,只觉得小丫头哭喊得比他把她操到高潮时还要大声,而方倾辞却越哭越觉得伤心,胸口压抑沉闷的感觉怎么都发泄不出来,甚至让她回想起妈妈第一次将她关进房间,第一次将她用那个又粗又凉的铁链锁起来时的心情,因为和同学一起玩耍忘了时间,回来时就看到了一言不发攥着铁链的妈妈,最后她哭喊着,声嘶力竭地叫着,都没换来妈妈一个回头。
    那时候爸爸才离开家几个月,她本就伤心,妈妈将她锁在那个房间里,饿了她整整一天,她又累又饿,但还是在哭,一边哭胃里一边不停抽搐,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她。
    而舅舅,也只不过是其中之一,是她痴心妄想,是她满怀春梦却忘了现实。
    在哭到呼吸不上来的时,脑海里已经一片混沌,在这万般悲恸的情绪里抽不出身来,可她仿佛听见了救世主的声音,感受到了那个常年不会透光进来的窗户被敲开了一个缝隙,有温暖的光照在她的身上。
    看小丫头因为这事哭成这个样子,程章有点想笑,但将她从怀里捞出来,他语气平淡又认真:“我没睡过赵管家。”
    救世主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又听见他说:“也没睡过别人。”
    方倾辞低低的哭声戛然而止,睁着大眼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看着他,试图寻找男人说谎的痕迹:“那……”
    “赵管家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她确实是被我强迫来这里当管家的,这房子那么大,进进出出做事情的人那么多,总需要个人来安排,但我没睡过她。”他的声音还是平平稳稳的,只是略微放轻了一些,看着她的眼睛在说。
    赵管家的事,现在还不好告诉她,但睡没睡过,跟谁睡过,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好说的。小姑娘要是只有这样才能哄好,他不太介意说自己有多洁身自好。他第一次对她说那么多话,他作为男人,这方面的自尊其实对他来说倒也没有那么重要。
    “承认自己没睡过其他女人,我也是会觉得说不出口的,毕竟你知道,我已经是个老男人了,但你还是个小朋友。”看她伤心成这样,哪怕不甚重要的事实,他也说出来,想试图减轻自己在她那里犯错的罪恶。
    方倾辞半晌没应答,只是傻愣着看他,程章被她痴痴傻傻的样子逗得有点想笑,嘴角轻易便勾起一个弧度,将她抱得更近了一些,原本她只是侧身坐在他两腿之间,程章握着她的脚踝,将她的腿拉开放到自己背后,让她叉开腿下身和自己的下身相贴,让她感受自己的欲望。
    方倾辞这张脸,好像挺适合哭的,梨花带雨,脆弱堪折,眼睛红红鼻子红红,本就色浅的眼瞳像一颗泡在水里的琉璃珠子,折射出来的光彩都是破碎诱人,忍不住让人想欺负得更狠。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只会对着你硬。”他下身往前顶了顶,这个姿势让他那根硬起来的东西正正好戳了戳她那两片嫩肉包裹的阴蒂。
    “可能,我就是个变态。”
    这句话,他边吻她边说,而方倾辞已经听得不真切了。

本文网址:https://www.jizai19.com/book/80070/205154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jizai19.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